英国工商业联合会:巴黎协议需为碳定价提供基础

时间:2019-06-16  author:檀痉缣  来源: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浏览:133次  评论:77条

各国正在积极行动为巴黎峰会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覆盖全球所有国家的应对气候变化新协议做出准备。英国工商业联合会认为,巴黎的成功必须在减排法律框架、碳定价、资金流动创新三个方面取得突破。该机构能源与气候变化负责人米歇尔・休伯特建议,中国碳市应吸取EU-ETS的经验,做好经济增速减缓预案。

留给巴黎气候大会的准备时间并不多了,各利益相关方正在加快行动步伐。

近日,英国工商业联合会发布最新报告《发展友好型气候》(下称“报告”),旨在使巴黎会议达成有效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使之能够构建稳固的减排法律框架,为碳定价的实施和拓展提供基础,并促进资金流动和创新。

这个代表着19余万家公司的英国最大商业游说组织正在发出英国企业对公平竞争的呼吁。在应对气候变化议题上,不少英国企业不仅要面临国内的排放约束政策,同时也受到欧盟减排政策的监管,在成为减排先锋的同时也不得不支付更多的成本,陷入竞争劣势。

“对英国企业界而言,巴黎会议上达成的协议应有助于推动中短期内的低碳投资和贸易,同时迫使全球各地的工商业界做出同等努力以保持竞争力。” 报告指出,全球问题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让各方参与其中。目前,英国和欧洲占全球碳排放量的比例分别为2%和11%,单枪匹马地行动不会产生多大的效果,反而会导致竞争劣势。2012年,欧盟中等规模工业企业所支付的电价比中国同等规模企业高出20%。而尽管英国国内工业排放强度从1993到2010年不断走低,但其进口碳排放量却增长60%。

巴黎协议的成功需在三方面突围

报告提出,要想有效地应对气候挑战,企业界需拥有明确的路线指引。而对此,全球协议能在国家层面上提供支持,创造良好的投资、贸易和竞争环境。换句话说,巴黎峰会上达成的成功协议必须在减排法律框架、碳定价、资金流动创新这三个方面取得突破。

在法律框架层面,需注意公平、持久性、可比性和透明度等。其中,可比性和透明度是重要的一环。当前,各国减排承诺不但在规模上存在差异,而且在表现方式和衡量方法上也存在不同――例如按绝对值计算或者按照经济增长相对值计算。为确保这些承诺纳入全球共同目标,必须将其转化为通行的语言。因此,报告建议各国应采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通行的监督、报告和查证(MRV)流程,以便让各国的目标、时间表和执行效果具备透明度和赢得信任,这将培养企业界长期的信心。

而碳定价则是可行的操作手段。报告提出,对企业界而言,最行之有效且成本低廉的减排方式就是制定碳价。碳定价可以促进企业界增加对于替代型能源、效率改进方案和新兴技术的投入。它的大范围实施,可以为能源密集型行业打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当前,能源密集型行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受到贬损,因为部分行业需承担碳成本,而其他部分则不需要。

同时,尽管短期内形成真正的全球化碳交易市场并不现实,但是仍应该以此作为长期目标,并且在巴黎谈判中予以支持。报告提出,全球化的碳定价应公平地兼顾所有企业的成本,以及寻找最廉价的全球碳减排方式。然而,就像碳减排承诺一样,自下而上的做法可能最为行之有效,但同时要在已有的成果上不断开拓。比如说,不同的碳排放交易体系已经开始融合,其中以美国加利福尼亚和加拿大魁北克碳市的连接为最新例证。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可推进不同体系的进一步融合,以便不同减排交易体系之间拥有更大的可比性和兼容度。

最后,资金是各类减排举措的保障手段,将资金流向导向相应领域至关重要。发展中国家尤其需要国际社会的大量资金支持,以便转向低碳能源和采取改进措施。然而,目前从经合组织成员国流出的气候资金中,只有10%流入了发展中国家。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发达国家承诺在2020年前,每年鼓励1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向低收入国家,跟进这一目标,是巴黎谈判过程的一项主要任务。

“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中的角色非常重要,同时也有很大的影响力。”英国工商业联合会能源与气候变化负责人米歇尔・休伯特第一次到访中国,此行的重要目的就是和中国商业界、学界的相关人士就此报告进行沟通。在她看来,吸取过往教训,巴黎会议需要的是一个符合实际的目标并实现,但不论如何,尽早开始准备将更好地促成最终协议。

中国碳市应做好经济增速减缓预案

在米歇尔・休伯特看来,巴黎会议的成功与否与各方的预期有关。

此前的哥本哈根大会被寄予厚望,然而最终各国却发现达成一致非常困难。而这次巴黎会议临近,留给各国的准备时间并不多,因此各方及早的做出承诺至关重要。

米歇尔・休伯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去年发布的中美联合声明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带来了很好的正面效应。如果大家都能提前开始行动,那么这次会议的结果将会更加乐观。”

因此,对于巴黎会议,更重要的是设置一个更现实的目标,而不是像哥本哈根会议那样,目标宏大,最后却没有取得好的效果。米歇尔・休伯特强调,“我们不应该把巴黎会议看作是一个‘最终结果’,因为这只是我们应对气候变化长跑中的一步。”

碳定价是报告中的重点之一,也是企业所青睐的一种方式。中国目前也正在进行国内的碳市场建设,不少中国企业将被纳入其中。

对此,米歇尔・休伯特认为,中国碳市场应该从EU ETS的经验和教训中获得收益。EU ETS走过了漫长的道路,特别是最近几年因为价格下跌而颇为艰难。原因是当时在2005年开始设计欧洲碳市场的时候,欧洲经济处在增长之中,因此整体方案中并没有针对经济衰退的预案,使得后来发生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最终导致价格下跌。

因此,米歇尔・休伯特建议,中国政策制定者需要对此加以重视,提前做好对经济形势的分析,做好经济下行情景下的操作方案。

当然,现在EU ETS也在努力从设计上改进和完善,也在修改其相关政策,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同时,米歇尔・休伯特也指出,这种干涉其实对企业而言并不是好事,因为企业需要避免的恰是政策的不确定性,这不利于企业做出最佳决策。

被纳入碳市场确实是企业需要面对的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比如英国企业,不仅要面对英国本国的政策,还有欧盟方面的更高层级的要求。因此,米歇尔・休伯特认为,一个重要的经验就是企业一定要和政府保持好沟通,无论是从政策设计层面还是具体操作层面,政府也要咨询企业意见,这样才能使得最终制定出来的政策能与市场运行协同,避免不恰当的政策对企业的伤害。

报告中提到减排措施给英国和欧盟的企业造成了一定的竞争劣势。

米歇尔・休伯特对此表示,“我想我们可以说欧盟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作为一个领导者出台了很多减排政策。这当然有很多正面效应,但不可忽略的挑战是这些措施所带来的企业成本增加。因此,相比与其他没有相应政策的国家,欧洲企业就处在了竞争劣势。”

中国碳市现在是试点阶段,2016年就将开启全国市场,在此过程中,企业也非常关心此类竞争力的问题,对于如何解决这种矛盾,米歇尔・休伯特认为,解决方案有两方面。

首先,政府要加强对企业的支持和管理,通过补贴等方式来减少成本的增加。在设计政策的时候就融入相关策略,比如EU ETS就设计了一部分免费配额来减少企业成本。其次,回到全球气候谈判,在巴黎会议上若能够达成一个大家都加入的协议,通过全球性的政策使得企业能站在一个起跑线上竞争。